西石

专业冷CP、逆CP(冷漠脸

【太芥】可念不可说(暂定标题)

cp:太宰治*芥川龙之介

fate paro

论坛体快收尾了再加上今天莫名开心就没能管住自己摸鱼的手……

因为只想了开头、完全没有想后续所以题目只能暂定orz

祝君食用愉快~

 

黑色野兽完成最后一个笔画、脩地收回,伪装成寻常布料静静蛰伏,无声中紧紧咬合的犬齿让人背后生寒。

被黑色风衣包裹的少年意外纤弱,右手腕可怖的伤口仍在往外渗血,可他的神色淡漠、似乎一点疼痛都没有。最后影响到他的是召唤阵散发的愈渐浓烈的血腥味,鼻翼轻颤、喉咙发痒,少年抬起缠绕着绷带的左手、想要掩住嘴,又在半路刹住。压抑的咳嗽声一瞬间打破仓库的寂静,立刻归于平静。

要开始了。

两手触摸法阵,深吸口气,艰涩的字句从少年口中涌出——

“宣告!”

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缺少光亮、了无生气,但随着咏唱生出了幼小的火苗,燃烧着执念、不死不休。

“汝身听吾号令,吾命与汝首同在!”

我不成器的弟子……

“吾名芥川龙之介,以轻贱的生命起誓:”

万能的圣杯……

“身为炼狱之狂犬,摧毁阻挡吾道的万物;”

 你永远比不上……

“心为无妄之深渊,吞噬妨碍吾志的一切;”

一定要实现的愿望……

“汝当以混沌自迷双眼,侍奉吾身,汝即囚于狂乱之槛者;”

没有资格参与圣杯战争……

肺里的痛楚已经压抑不住,携裹着喉头的血腥嘶吼般狂吠而出——

 “应圣杯之召,若愿顺此意志、此义理,即回应吧!”

应喝着声音,召唤阵光芒大振,巨大的红色光柱完全掩盖了中心,猛烈的气浪掀得少年连连倒退,而后又顽强地堪堪定住,在刺眼的强光下勉强眯着眼睛紧盯阵内的动静。几息之后,又一轮白色强光爆发,以迅猛之势不断冲击红色、在燃烧缠绕中将其镇压下去,光柱一遍遍向外围喷涌出一圈圈光晕,直到红色完全消失。

光柱在慢慢消散,阵中情形仍不可见,芥川试探性地走进,随着他脚步一落、右手背上烙铁般的疼痛灼烧。

拿开下意识捂住手背的左手,鲜血样的红色在苍白的皮肤上蜿蜒,形成诡异的图案。一丝喜色爬上芥川的眼角,他抬头急迫地看向召唤阵——

空无一物。

芥川猛地站起,踉跄一步后大跨过去,探视间黑兽将周围横扫探索,然而,什么都没有。

怎么可能?

他感受着自己的魔力回路,一如既往地平静,没有从者的魔力通路,没有。

再次确认似地摸上令咒,芥川茫然地站在召唤阵上,咬紧下唇。不过很快,他的眼神恢复清明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地上血迹的颜色逐渐变深、融入黑暗里,手腕上的则像条条疤痕狰狞地盘绕着、叫嚣着。芥川抬起双手,目光失焦地散落在上面,十指缓缓收紧。

一定要拿到圣杯。

他的眸光一点点积聚又一点点涣散,如跗骨毒药的执念紧紧缠绕着他的心脏,支撑着他迎接他所选择的道路。

芥川轻轻地咳嗽着、掩口平复呼吸,召唤失败、他准备离开了。

“请问,”毫无征兆地,耳后极近的距离响起一个声音,少年似乎都能感受到说话引起的气流穿梭。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浑身战栗,眼睛蓦地睁大:会死!

黑兽咆哮着、以雷霆之势闪电般冲向声源,血盆大口从四面八方包围住穿着斗篷的来者。芥川顺势回头想要再发起一轮攻击,颈上突然的刺痛和凉意硬生生打断了他的意图。

一柄长长的术杖一头压制着激烈反抗的黑兽,任对方如何气势汹汹地反扑也没有漏出丝毫缝隙;另一头横在芥川脖颈间,一点点压紧。

说话那人全身裹在斗篷里,压低的帽檐下看不清面容,经过层层衣物后传递出来的声音有些失真,但是欢快上扬的语调和毫不遮掩的嘲讽语气十分明显:“你是我的master吗?”

 

穿着和服的女人端坐着,只占一半的座位、双手叠放在膝盖上,垂首敛睫。

“红叶。”

她抬起头,看见中原中也冲她扬扬手里的酒瓶。

“来一杯吗?”

红叶接过来看看标签,感慨地一笑:“86年的拉菲,很棒的收藏。你今天很高兴?”

“能召唤到这么美丽的小姐,不应该庆祝一下吗?”中也摆好另一只手里的杯子,在旁边的沙发坐下。

尾崎红叶,职阶saber,日本传说中的强大女剑客。一个优秀的servant在圣杯战争中的作用,作为第五次见证者的中也再明白不过。

红叶看着中也打开酒、准备往杯子里倒,突然发声:“中也为什么参与圣杯战争?”

中原手上动作一顿,而后马上端起一个杯子,转头看着红叶似乎只是随口一问的平静表情一笑、脸上意外的意味明显:“怎么这么问?当然是为了拿到圣杯。”

“你有想要通过圣杯实现的愿望吗?”红酒流进杯子里,声音清脆、颜色漂亮,红叶看着喜欢的很,注意力非常集中,“召唤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你的愿望。”

房间里安静了几秒,中也的声音仓促地响起:“我当然有,我想要……”

红叶扶住他的手腕,把酒瓶拿过来放好:“我酒量不好,喝不了那么多。”

看着明显比另一杯多的酒,中原中也抱歉地按住帽檐:“是我太开心了一时没把握住,我们俩换一下吧。”

红叶体贴地接过杯子,两人各怀心思地品酒,想来也不是寻常的味道。

沉默间中原中也的电话响起,他立刻拿出来,先向红叶致意走开一会儿、然后看向屏幕,脸色刷地变得难看——

来电显示:青鲭。

中也快步走向窗边,接通后直接劈头盖脸地冲着对方质问:“你是谁!”

“阿勒,这么久不见,蛞蝓的记性也不好了?”

“这个号码的主人四年前就死了,”中也一拳砸向旁边的墙壁,熟悉的声音让他更加火大、怒意分分秒秒地积攒,“你是谁!”

“呵。”

“我以为四年了你的脑子会变好一些,果然高估了你的脑容量吗?”

“抬起头。”

什么——中原中也下意识地照做,迎面清晰地看见一颗子弹冲着他的眉间飞来。时间仿佛停止,他的异能力对这颗子弹毫无作用,它就这样一厘米一厘米地离他越来越近——

后领上猛地传来力量,中也几乎被甩了开去,和服女子站到他的前面,半出鞘的剑身迎上了子弹头。巨大的能量瞬间爆发,周围十米内的物体都飞了出去,砸在地上一片狼藉。

中也不顾胸腔内翻腾的气血,一骨碌爬起来冲向窗台,被红叶一把挡在身后:“master,请退后,对面埋伏着一个servant。当然,如果您想主动发起攻击……”

“先等一下,”中也愤恨地跺脚,他眼睛一眨不眨地定在对面高楼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,摸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,通话居然还顽强地进行着,“喂,死青鲭还在吗!”

“哦呀哦呀,果然智商都补给了运气吗?居然还活着?”即使隔了这么远,中也还是觉得自己能看清那张脸上恶心的假笑。

中原迫不及待地跑出自己的疑问:“你没有死?你这四年去了哪儿?你来想干什么?”

通讯另一端、身处高楼天台的人翻过防护栏,在边沿坐下,随性地摆动着双腿:“对于智力不够的蛞蝓我可没什么好说的。至于来这里干什么,当然是杀掉没有遵守诺言的鼻涕虫咯。那么今天就这样,拜拜啦~”

讲完不管对面“你说谁是蛞蝓”的大叫,随手把手机往前一抛,然后双手一撑、从几十米的高处一跃而下——

时刻注意动向的中也倒吸一口凉气,再次往前一扑、这回红叶没拦着,他挂在窗柩上,看着人影被黑暗吞噬、狠狠咬牙:妈的太宰。


TBC


感谢读到这里的你w

评论(2)

热度(27)